發行公司上市後章程與我國股東權益保護重要事項差異之說明

股東權益保護重要事項 章程規定與差異原因
  1. 股東常會每年至少須召集一次;應於每會計年度終了後六個月內召開。股東會由董事會召集之。
  2. 股東會應於中華民國境內召開之。若於中華民國境外召開股東會,應於董事會決議或股東取得主管機關召集許可後二日內申報證券交易所同意。
  3. 持有已發行股份總數百分之一以上股份之股東,得以書面向公司提出股東常會議案。提案股東持股未達百分之一、提案非股東會得決議、或提案超過一項者,均不列入議案。
  4. 股東繼續一年以上,持有已發行股份總數百分之三以上者,得以書面記明提議事項及理由,請求董事會召集股東臨時會。請求提出後十五日內,董事會不為召集之通知時,股東得報經主管機關許可,自行召集。
  5. 下列事項,應在股東會召集事由中列舉並說明其主要內容,不得以臨時動議提出:
  1. 選任或解任董事、監察人;
  2. 變更章程;
  3. 公司解散、合併、股份轉換、分割;
  4. 締結、變更或終止關於出租全部營業,委託經營或與或他人經常共同經營之契約;
  5. 讓與全部或主要部分之營業或財產;
  6. 受讓他人全部營業或財產,對公司營運有重大影響者;
  7. 私募發行具股權性質之有價證券。
  8. 董事從事競業禁止行為之許可;
  9. 以發行新股方式,分派股息及紅利之全部或一部分;
  10. 將法定盈餘公積及因發行股票溢價或受領贈與所得之資本公積,以發行新股方式,分配與原股東者。
  1. 就股東於中華民國境外自行召開股東會部分,由於開曼公司法對於由股東召開股東會事項無特別規定,故公司章程第19.6條並未規範股東於自行召集股東臨時會前,須報經主管機關許可。
  2. 此外,如股東於中華民國境外自行召開股東會,由於股東自行召集股東臨時會無須經開曼當地主管機關之許可,故公司章程第19.6條僅規定應事先申報臺灣證券交易所核准,而非如股東權益保護檢查表所要求之「於股東取得主管機關召集許可後二日內申報證券交易所同意」。就此部分對中華民國股東權益應無實質影響。
  1. 公司召開股東會時,得採行以書面或電子方式行使其表決權;但公司符合中華民國證券主管機關頒布之「公司應採電子投票之適用範圍」者,應將電子方式列為表決權行使管道之一。
  2. 公司於中華民國境外召開股東會者,應提供股東得採行以書面或電子方式行使表決權。
  3. 公司以書面或電子方式行使表決權時,其行使方法應載明於股東會召集通知。以書面或電子方式行使表決權之股東,視為親自出席股東會。但就該次股東會之臨時動議及原議案之修正,視為棄權。
  4. 股東以書面或電子方式行使表決權者,其意思表示應於股東會開會二日前送達公司,意思表示有重複時,以最先送達者為準。但聲明撤銷前意思表示者,不在此限。
  5. 股東以書面或電子方式行使表決權後,欲親自出席股東會者,應於股東會開會二日前,以與行使表決權相同之方式撤銷前項行使表決權之意思表示;逾期撤銷者,以書面或電子方式行使之表決權為準。
  6. 股東以書面或電子方式行使表決權,並以委託書委託代理人出席股東會者,以委託代理人出席行使之表決權為準。
就股東以書面或電子方式行使表決權部分,開曼公司法未提及以書面或電子方式行使表決權之股東可否被視為親自出席股東會,且開曼律師亦未發現有相關之案例。為另作安排,公司章程第25.4條係規定為「股東依前開規定以書面投票或電子方式行使其於股東會之表決權時,視為委託會議主席為其代理人,於股東會上依其書面或電子文件指示之方式行使表決權。會議主席基於代理人之地位,就書面或電子文件中未提及或未載明之事項、及/或該股東會上所提出對原議案之修正,皆無權行使該股東之表決權。為釐清疑義,該股東以該等方式行使表決權,即應視為其就該次股東會中所提之臨時動議及/或原議案之修正,業已放棄表決權之行使。」,並於公司章程第26.3條規定股東會主席因此代理之表決權不受不得超過已發行股份總數表決權之3%的限制。由於上述差異係因開曼公司法未有相同之規定而生,就此部分對中華民國股東權益之影響應屬有限。
下列涉及股東重大權益之議案,應有代表己發行股份總數三分之二以上股東之出席,以出席股東表決權過半數同意為之。出席股東之股份總數不足前述定額者,得以有代表已發行股份總數過半數股東之出席,出席股東表決權三分之二以上之同意行之:

  1. 公司締結、變更或終止關於出租全部營業,委託經營或與或他人經常共同經營之契約、讓與全部或主要部分之營業或財產、受讓他人全部營業或財產而對公司營運有重大影響者
  2. 變更章程
  3. 章程之變更如有損害特別股股東之權利者,另需經特別股股東會之決議
  4. 以發行新股方式分派股息及紅利之全部或一部
  5. 解散、合併或分割之決議
關於股東會決議方法,除我國法下之普通決議及重度決議外,公司章程第1.1條中尚設有開曼公司法下定義之「特別決議」(Special Resolution),即在不違反法律情形下,指於公司股東會中,經有權參與表決之股東親自出席、或經由委託書表決、或經法人股東或非自然人股東合法授權之代表出席表決,經計算每位股東有權表決權數後,以出席股東表決權至少三分之二同意通過之決議。

  1. 依開曼公司法之規定,下列事項應以特別決議方式為之:

(1)變更章程

依開曼法律,變更章程應以開曼公司法規定之特別決議(special resolution)為之,故公司章程第12.1條就變更章程之決議門檻,並未依股東權益保護檢查表之要求改為我國法下之重度決議事項。此外,依公司章程第13條,如章程之任何修改或變更將損及任一種類股份的優先權,則相關之修改或變更應經特別決議通過,並應經該類受損股份股東另行召開之股東會特別決議通過。

(2)解散

依開曼法律規定,如公司係因無法於其債務到期時清償而決議自願清算並解散者,其解散應以股東會決議為之;惟,如公司係因上述以外之原因自願清算並解散者,其解散應以開曼公司法規定之特別決議為之,故公司章程第12.4條就公司決議清算並解散之決議門檻,並未依股東權益保護檢查表之要求改為我國法下之重度決議事項。

(3)合併

因開曼公司法對於進行「開曼法所定義之合併」之表決方式有強制性規定,公司章程第12.3條第(b)款乃訂定「合併(除符合開曼公司法所定義之『吸收合併及/或新設合併』僅須特別決議即可)」應以重度決議通過。

上述事項與股東權益保護檢查表之差異在於股東權益保護重要事項中應以重度決議之事項,在公司章程中係分別以重度決議事項及特別決議事項予以規範。由於此等差異係因開曼法律規定而生,且公司章程既已將股東權益保護重要事項所定之重度決議事項分別列明於公司章程內之重度決議事項及特別決議事項,公司章程就此部分對於股東權益之影響應屬有限。

  1. 公司設置監察人者,由股東會選任之,監察人中至少須有一人在國內有住所。
  2. 監察人任期不得逾三年。但得連選連任。
  3. 監察人全體均解任時,董事會應於六十日內召開股東臨時會選任之。
  4. 監察人應監督公司業務之執行,並得隨時調查公司業務及財務狀況,查核簿冊文件,並得請求董事會或經理人提出報告。
  5. 監察人對於董事會編造提出股東會之各種表冊,應予查核,並報告意見於股東會。
  6. 監察人辦理查核事務,得代表公司委任會計師、律師審核之。
  7. 監察人得列席董事會陳述意見。董事會或董事執行業務有違反法令、章程或股東會決議之行為者,監察人應即通知董事會或董事停止其行為。
  8. 監察人各得單獨行使監察權。
  9. 監察人不得兼任公司董事、經理人或其他職員。
開曼法律並無與監察人同等之概念,且發行公司設有審計委員會,故公司章程中無監察人之相關規定。
  1. 繼續一年以上持有公司已發行股份總數百分之三以上之股東,得以書面請求監察人為公司對董事提起訴訟,並得以臺灣臺北地方法院為第一審管轄法院。
  2. 股東提出請求後三十日內,監察人不提起訴訟時,股東得為公司提起訴訟,並得以臺灣臺北地方法院為訴訟管轄法院。
因開曼法律並無與監察人同等之概念,且公司設有審計委員會,故公司章程中無監察人之相關規定。惟參照中華民國公司法第214條有關少數股東請求對董事提起訴訟之規定,公司章程第48.3條規定「在開曼群島法允許之範圍內,繼續一年以上持有公司已發行股份總數百分之三以上之股東得:(a)以書面請求董事會授權審計委員會之獨立董事為公司對董事提起訴訟,並得中華民國以臺灣臺北地方法院為第一審管轄法院;或(b)以書面請求審計委員會之獨立董事為公司對董事提起訴訟,並得以中華民國臺灣臺北地方法院為第一審管轄法院;於依上述第(a)款或第(b)款提出請求後30日內,如(i)受請求之董事會未依第(a)款授權審計委員會之獨立董事或經董事會授權之審計委員會之獨立董事未依第(a)款提起訴訟;或(ii)受請求之審計委員會之獨立董事未依第(b)款提起訴訟時,在開曼群島法允許之範圍內,股東得為公司對董事提起訴訟,並得以中華民國臺灣臺北地方法院為第一審管轄法院。」

惟開曼律師對於上開條文,依開曼法令,提醒如下:

開曼公司法無允許少數股東於開曼法院對董事提起衍生訴訟程序之特定規範。

另外,公司章程並非股東與董事間之契約,而係股東與公司間之協議,是以,縱使於章程中允許少數股東對董事提起衍生訴訟,開曼律師認為該內容將無法拘束董事。然而在普通法下,所有股東(包括少數股東)不論其持股比例或持股期間為何,均有權提出衍生訴訟(包括對董事提起訴訟)。一旦股東起訴後,將由開曼法院全權決定股東得否繼續進行訴訟。申言之,公司章程縱使規定少數股東(或由具有所需持股比例或持股期間之股東)得代表公司對董事提起訴訟,但該訴訟能否繼續進行,最終仍取決於開曼法院之決定。根據開曼大法院作出的相關判決,開曼法院在審酌是否批准繼續進行衍生訴訟時,適用的準則是開曼法院是否相信及接受原告代公司提出之請求在表面上有實質性、其所主張之不法行為是由可控制公司者所為,且該等控制者能夠使公司不對其提起訴訟。開曼法院將依個案事實判定(雖然法院可能會參考公司章程之規定,但此並非決定性的因素)。

依開曼法,董事會應以其整體(而非個別董事)代表公司為意思決定。是以,董事應依章程規定經董事會決議授權任一董事代表公司對其他董事提起訴訟。

開曼公司法並未賦予股東請求董事召開董事會以決議特定事項之明文規範。惟,開曼公司法並未禁止公司於章程訂定與董事會議事程序相關之規定(包括董事會召集之規定)。

  1. 公司之董事應忠實執行業務並盡善良管理人之注意義務,如有違反致公司受有損害者,負損害賠償責任。該行為若係為自己或他人所為時,股東會得以決議,將該行為之所得視為公司之所得。
  2. 公司之董事對於公司業務之執行,如有違反法令致他人受有損害時,對他人應與公司負連帶賠償之責。
  3. 公司之經理人、監察人在執行職務範圍內,應負與公司董事相同之損害賠償責任。
公司章程第48.4條雖已規定「於不影響公司之董事依開曼群島法律對本公司所負義務之情形下,董事於執行本公司之業務經營時,應對公司負忠實義務並盡善良管理人之注意義務,如有違反致本公司受有損害者,應負損害賠償責任。該等違反上開規定之行為若係為自己或他人所為時,股東會得以普通決議,將董事因該行為之所得視為本公司之所得,並要求董事支付該所得予本公司。本公司之董事及經理人,於其執行業務經營時,如有違反適用法律及/或命令致他人受有損害時,對他人應與本公司負連帶賠償之責。」

惟開曼律師對於上開條文,依開曼法令,提醒如下:

有關將董事利益視為公司所得之規定,開曼律師認為此種規定存在不確定性,故對其是否可執行有疑慮。例如,董事之違反義務是否交由法院為最終認定以及如何界定利益。開曼律師並認為本條款並未限制董事之責任,董事依開曼法律仍應負有各種法定責任、普通法之責任及忠實義務。董事於開曼法律下對公司之責任可概分為普通法下之責任(即專業能力、注意及勤勉之責任)以及忠實義務。但董事尚依各項法律之規定負有法定義務,且在特定情況下,亦對第三人(如債權人)負有義務。倘公司無力清償或有無力清償之虞,董事履行其責任時應考量債權人之利益。

由於公司章程係股東與公司間之協議,董事並非公司章程之當事人,是以,所有對董事主張其違反應盡義務之損害賠償權利,均應規範於服務合約中。

在開曼法律下,一般而言,經理人或監察人並不會對公司或股東負有與公司董事相同之責任。但倘經理人或監察人經授權代表高層主管行為,則將負有與公司董事相同之義務。為免疑義,開曼公司一般均於其與經理人或監察人之服務合約中規範其對公司及股東應負之責任與義務。

同樣的,由於公司章程係股東與公司間之協議,經理人或監察人並非公司章程之當事人,是以,所有對經理人或監察人主張其違反應盡義務之損害賠償權利,均應規範於服務合約中。

就開曼法律言,由於公司章程係股東與發行公司間之協議,董事(就其擔任發行公司之董事身份者)並非公司章程之當事人,是以,開曼律師認為本條款並未對董事產生拘束力。如發行公司欲使相關條款對董事產生契約效力者,開曼律師認為應將相關權利內容規範於與個別董事之契約內,例如服務合約。